Tag: 塞拉亚

洪都拉斯前总统塞拉亚称两年前政变是一场国际阴谋

据美国媒体报道,结束海外流亡生涯回国的洪都拉斯前总统塞拉亚5月29日发表讲话,称两年前发生的政变是一场国际阴谋,部分策划者实际上想要杀害他。

塞拉亚29日在自己住所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2009年7月洪都拉斯政坛发生的那场政变是一场国际阴谋,参与者来自社会各个方面,有关部门应该对此进行调查。塞拉亚此前曾表示美国支持洪过渡政府,不过他在29日的发布会上并未提及具体国家名称。

塞拉亚是在委内瑞拉和玻利维亚两国外长及巴拿马前总统马丁·托里霍斯陪同下,于27日离开流亡地多米尼加共和国,经停尼加拉瓜回国的。塞拉亚此前表示,他将发起组织一个修宪和公决联盟,以继续修改宪法的努力。他还要将其领导的全国人民抵抗阵线年的全国大选。

洪都拉斯2009年6月发生军事政变,塞拉亚被迫离境,后栖身巴西驻洪都拉斯大使馆。洪当局在政变一个月后发出逮捕令,塞拉亚面临7项指控,包括叛国、滥用职权等。同年11月,洪都拉斯举行总统选举,原反对党候选人波菲里奥·洛沃·索萨获胜并于2010年1月27日宣誓就职,塞拉亚当天获准离境,前往多米尼加共和国。

比特币跌破2万美元后萨尔瓦多总统呼吁保持耐心:停止看图享受生活

原标题:比特币跌破2万美元后,萨尔瓦多总统呼吁保持耐心:停止看图,享受生活

在比特币价格跌破2万美元(不到萨尔瓦多政府所支付价格的一半)后,支持比特币的萨尔瓦多纳伊布-布克利(Nayib Bukele)总统要求人们保持耐心。

根据追踪网站数据,自去年9月以来,布克利领导下的萨尔瓦多已经在比特币上花费了约1.05亿美元,平均每枚支付近4.6万美元。

据计算,萨尔瓦多的比特币投资价值现在下降了逾57%,即浮亏约6100万美元。

布克利当地时间周六发推称:“我看到一些人对比特币的市场价格感到担忧或焦虑。我的建议是:停止看图表,享受生活。如果你投资了#BTC,你的投资是安全的,它的价值将在熊市后大幅增长。”

但上周二,当一家比特币出版物得意地宣称萨尔瓦多的投资“只”损失了4000万美元时,布克尔在推特上表示了明显的怀疑:“你是在告诉我,我们应该购买更多的#BTC?”

去年,布克利成为世界上第一位将加密货币合法化的领导人,至少在今年5月之前,他一直是比特币的忠实支持者,当时他吹嘘自己“逢低买入”了更多比特币。但自那以后,这枚硬币的跌幅进一步扩大。

上周三,萨尔瓦多财政部长塞拉亚(Alejandro Zelaya)在接受当地一家电视台采访时试图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他说,由于萨尔瓦多没有卖出任何比特币,它并没有真正遭受任何损失。

塞拉亚说:“当他们告诉我,萨尔瓦多的预算风险因为所谓的损失而增加时,这种损失并不存在。”“这一点必须说清楚,因为我们没有卖。”

不过,大多数企业和政府即使不出售不良资产,也会对会计人员所说的“未实现损失”进行减记。

塞拉亚还坚称,比特币价格下跌对萨尔瓦多影响不大,“甚至还不到我们预算的0.5%。”但在一个大约五分之一的人每天生活费不到5.5美元的国家,这种说法可能很难被人们接受。

萨尔瓦多持有的比特币浮亏超55%!总统:要有耐心熊市后会大涨

(观察者网讯)据(ABC)20日报道,比特币价格持续下跌,中美洲国家萨尔瓦多持有的比特币价值已经不到购入成本的一半。对此,该国总统纳伊布·布克尔(Nayib Bukele)要求人们保持耐心,称比特币的价值在熊市之后会大幅增长。

美国全国公共电台(NPR)报道显示,2021年9月7日,比特币正式成为萨尔瓦多的官方货币。布克尔曾表示,比特币的合法化将刺激对该国的投资,还能帮助大约70%无法获得“传统金融服务”的萨尔瓦多人。他还称,必须打破过去的模式,萨尔瓦多有权向第一世界前进。据美国《福克斯商业》2021年8月报道,布克尔宣布提交确定比特币为法定货币的法案时,曾说,“希望这个小决定可以帮助我们将人类推向正确的方向”。

据追踪该国比特币资产的网站计,萨尔瓦多的购币总成本为1.05亿美元(约7.01亿元),平均购买价格近4.6万美元/枚(约30.7万元/枚)。按照今日(21日)最新币价20483美元(约136857元)计算,萨尔瓦多手里的比特币已经浮亏约55.47%。

据英文国际科学周刊杂志《新科学家》(NewScientist)16日报道,萨尔瓦多一位软件开发人员奥斯卡·萨尔格罗(Oscar Salguero)表示,比特币价格暴跌可能是萨尔瓦多比特币棺材的最后一颗钉子,“使用它的人更少了”。

当地时间6月19日,布克尔在推特上写道,“我看到有些人对比特币市场价格感到担忧或焦虑,我的建议是,停止看图表,享受生活。如果你投资了比特币,你的投资是安全的,它的价值在熊市之后会大幅增长。”

ABC称,萨尔瓦多财政部长亚历杭德罗·塞拉亚(Alejandro Zelaya)在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时表示,由于萨尔瓦多没有出售任何比特币,所以并没有真正遭受任何损失。

塞拉亚说,“他们告诉我所谓的比特币损失增加了萨尔瓦多的预算风险,但我认为这种损失并不存在,因为我们还没有卖掉”。他补充称,比特币价值的下滑对萨尔瓦多来说并不重要,这笔投资占萨尔瓦多的预算不到0.5%。

但ABC认为,萨尔瓦多约有五分之一的人每天的生活费低于5.5美元,塞拉亚的这种说法是很难成立的。

《新科学家》消息称,对于一个拥有650万人口、债务不断增长、经济规模不到英国百分之一的低收入国家来说,所持比特币价值的下降是一笔巨款。

《50英尺区块链的攻击》(Attack of the 50 Foot Blockchain)的作者大卫·杰拉德(David Gerard)表示,萨尔瓦多政府不会公布其在比特币上的支出,但购买比特币、开发软件等的成本可能至少花费了2亿美元,人们会感觉到的。

杰拉德补充说,布克尔还为此疏远了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他需要借钱来支付账单的所有其他人。

据ABC报道,今年一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比特币价格波动表示担忧,提出犯罪分子使用比特币的可能性,建议萨尔瓦多放弃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但被拒绝。

塞拉亚当时表示,“没有任何国际组织可以强迫我们做任何事”,称这是“主权问题”。

据彭博社报道,自从萨尔瓦多接受比特币以来,该国的信用评级一直在被降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德勤报告: 年轻人在工作和生活中找“平衡”

  美国德勤会计师事务所最新发布的《2022年Z世代与千禧一代》调查报告显示,过去几年来,越来越多的千禧一代和Z世代受访者开始关注全球局势。不断涌现的冲击和强烈的不确定性让年轻人承受更多压力,促使他们更加关心生活成本问题、气候变化、地缘冲突和疫情危机,更加渴望找到“生活的平衡”。

  德勤的报告显示,在通货膨胀指数不断增长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对生活成本感到担忧:46%的Z世代和47%的千禧一代表示,工资是自己全部的收入来源;他们担心工资的涨幅跟不上通胀的速度,日常生活开支难以维系。

  “我非常关注生活成本问题。房租、房贷上涨的消息让我有很大压力。”25岁的美国年轻人黎贝卡说。

  “Z世代对工资有更高的关注度是正常的。他们正在进入与过去全然不同的劳动力市场,面对全新的经济格局。”美国招聘网站“凯业必达”首席执行官苏珊·阿瑟告诉英国广播公司(BBC),由于当前的通货膨胀速度远远超过工资增长水平,Z世代面临着巨大的经济压力。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远程办公逐渐成为常态,受到Z世代欢迎。德勤在调查中发现,75%的Z世代和76%的千禧一代认可远程办公、混合式办公等新的工作模式,认为灵活的工作时间、地点可以“平衡生活”,有助于节约开支、节省时间、提高工作效率。

  大多数受访者称,这种新模式可以帮助他们节省通勤费用,压缩购置服装、干洗衣物等开支。有大约15%的年轻人表示,远程办公模式有利于节约房租成本:他们不必在工作地附近寻找住所,可以选择到生活成本比较低的城市生活。相比之下,一年前持类似想法的年轻人占比不到9%。

  当然,远程工作也存在一些问题。20%的年轻人认为,长期的远程办公,让他们很难与同事建立联系,失去了很多得到前辈指导的机会。但绝大多数年轻人仍然期待企业提供更加灵活的工作时间,并尽可能减少工作周期。“在家工作这个选项可以让人们重新享受生活。”美国女孩瑟拉雅认为,这种工作模式是疫情下“企业最大的进步”。

  “我们这代人正在与高昂的生活费用和财务问题斗争。”澳大利亚年轻人朱莉娅目前有三份工作,她告诉德勤,自己只有这样做才能攒出足够的钱,为全日制学习“埋单”。

  德勤的报告显示,为了增加收入,Z世代和千禧一代通常会挤出时间,从事另一份兼职或全职工作,例如在网络平台上售卖产品或服务等。报告称,副业不仅有助于年轻人增加收入,也能帮他们开拓技能,培养创业精神。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经济危机和气候变化给许多年轻人带来了负面影响,但他们仍然保持着进取心,乐观面对生活。德勤的报告称,年轻一代希望提高工作技能,在职业生涯中有所成就、获得成长,也更愿意选择与自己价值观相符的工作,“渴望加入更多元化、更有包容性的企业”。

  “企业必须在员工身上多花心思,才能让他们更好地完成工作,并且愿意留下来。”美国年轻人梅丽莎说。

  在员工忠诚度方面,今年的调查数据较去年有所提高,不过,仍有40%的Z世代和近25%的千禧一代表示,自己会在两年内跳槽。除了薪资,他们还会重点考虑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寻求学习和发展机会。一些受访者称,如果企业能够给他们与领导坦诚沟通的机会,鼓励他们参与、塑造企业文化,他们就会对企业产生更多的认同感和忠诚度。

  “气候危机、疫情蔓延,各种不平等都在加剧……我已经精疲力尽。”许多事让英国的马特无奈和疲惫:“事情正在失去控制……它们严重影响了我们每个人的心理健康。”

  全球范围内,马特这样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德勤的报告显示,46%的Z世代和38%的千禧一代经常感受到压力。其中,Z世代更容易受到压力影响,焦虑感也更强。近半数受访者表示,自己因高压工作身心俱疲;几乎同等比例的受访者表示,许多同事近期因过度劳累离职。

  加拿大会计师玛特告诉BBC,自己在工作中不得不面对许多“重复而无意义的时刻”,有时甚至要忙到半夜,团队中的其他人也是如此。他曾和一位“难缠”的客户打交道,“你工作了1.5个小时,他改了一个数字,你就不得不从头开始”。

  与心理医生交谈后,会计师玛特意识到自己进入了“职业倦怠期”,需要尽快“走出来”。在德勤的调查中,25%的千禧一代和20%的Z世代表示,他们所在的企业没有意识到职业倦怠对员工的危害,也没有考虑过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疫情之后,我重新审视了生活的意义,更加关注我的健康、家庭和个人生活。”日本年轻人莫利说,“我重新分配了用于工作和生活的精力和时间。”

  虽然疫情促使一些企业开始重视员工的幸福感和心理健康问题,但仍有很多人不愿在工作场所公开谈论自己的压力和困惑。调查显示,38%的Z世代和33%的千禧一代会因为心理问题请假,但近一半的人不敢说出真实原因。由于“在工作中不能做自己”,25%的受访者认为,自己正在经历“职场倦怠期”。

  “我认为,像我这样年纪的人正在做前几代人从未做过的事,比如:对自己和所爱的人诚实;告诉他们我的感受;抽出一天自省,不去上班或上学。”21岁的美国大学生纳塔莉说,“人们不仅需要身体上的休息,也需要精神上的休息。我们要为自己留出一些时间,照顾好自己。”

  “生命太短暂了,不能把时间花费在你不喜欢的事情上。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始终期望灵活性更高、工作福利更好的工作。”马特补充道。

  值得注意的是,调查中,26%的Z世代和31%的千禧一代认为,自己可能无法舒适地享受退休生活。据美国“商业内幕”网站报道,很多年轻人推崇“尽情享受当下”的生活方式。他们不再执着于储蓄,更愿意与朋友旅行、花钱培养爱好或搬到喜欢的城市居住。

  在德勤全球副首席执行官米歇尔·帕梅利看来,企业在更好地缓解员工压力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管理层可通过提供心理健康资源、设定边界以确保工作和生活平衡、营造畅所欲言的环境等方法,提高员工的心理健康水平。”

  气候变暖、空气质量变差、破坏性的飓风……经历了种种恶劣天气事件后,许多年轻人正在采取行动,推进环保进程。

  德勤的报告称,9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会在日常生活中助力环保,比如,购买可重复使用的水杯和器皿等。“我会随手关灯、使用金属吸管,选择可重复使用的布袋。”印度青年拉维说,“如果每个人都能为环保出力,那么整个社会都会受益。”

  “环保产品更贵,但我仍会选择它们。未来,我会买一辆电动车,为我的房子购置太阳能板,希望这些行动有助于阻止气候变化。”澳大利亚年轻人朱莉娅告诉德勤,她相信,未来,“绿色商品”更容易获得,价格也会更便宜。

  “企业和政府在推动变革方面做得不够。”29岁的美国年轻人亚历克斯表示,年轻人要行动起来,努力帮助各国政府在2024年前减少碳排放量。

  在德勤本年度的调查中,几乎所有受访者都表示,企业和政府有必要加大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投入。

  “年轻一代呼吁企业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加大行动力度、推进环保行动,确保员工参与其中。比如,企业可通过禁止员工在办公地点使用一次性塑料产品、为员工提供电动汽车补贴和公共交通补助等方式推进环保。企业还可以引入一些有利于可持续发展的政策,比如,鼓励减少商务旅行、绿化办公地点、签署环保承诺协议等。”报告写道。

  “我希望看到企业使用符合可持续发展理念的材料,尽可能地减少能源浪费。对那些损害环境的生产方式,企业和供应商要有‘零容忍’的态度。”来自美国的塞拉亚说。

  除了推进环保措施,很多年轻人也在寻求与可持续发展相关的工作机会,推动更多企业符合环保、减排要求。美国女孩周丽莲(音)告诉BBC,“为实现可持续发展而努力是最重要的,没有哪个行业比它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