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侯永永

侯永永拿到中国护照及户口证明但国安尚未赴足协为他注册

距离新赛季中超联赛揭幕还有不到10天的时候,关于北京中赫国安所引进归化球员侯永永、李可能否代表俱乐部参加2019赛季中超联赛及其他正式比赛的消息格外引人关注。

日前有消息称,侯永永在中国足协注册的手续已经办好,他将可以代表中赫国安队参加新赛季中超联赛。

但据了解,到目前为止,中赫国安俱乐部还没有赴中国足协办理侯永永的注册手续。

侯永永2月13日领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及户口证明。根据国际足联有关规定,侯永永在此之前仍系挪威足协在册球员,他欲完成会籍变更,就需要在变更国籍手续完成后再向国际足联提出申请。

待到国际足联核验完毕后,才能具体落实会籍变更手续,这个过程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从2月13日到新赛季中超开幕只有半个月左右时间。

20日上午,有媒体透露,侯永永在中国足协的注册手续已经完成,将可以代表中赫国安队参加新赛季中超联赛。

而据记者了解,截止到20日下午,中赫国安俱乐部还没有就侯永永注册问题向中国足协提交必要的材料。

不过,知情人士解释称,一般来说,各俱乐部都会集中为本俱乐部新近引入的球员办理注册及转会手续,具体的办理日期主要集中在临近冬季转会窗关闭的时候。

有媒体人认为,“拿到中国身份证就是中国人,中国足协没有理由不允许一个拿中国身份证的人办理注册。最近一些关于要等挪威足协开证明等等之类才能在中国足协注册的说法明显有误。

国籍办理要足协开什么证明?只有向国际足联申请转换代表队、亚足联申请亚冠时才要挪威足协开证明,完全不影响中国足协的注册和参加中超联赛的比赛。

但需要指出的是,一名球员不应该同时在不同的国际足联旗下会员协会注册。侯永永在中国足协注册的前提是他已经撤销在挪威足协的注册。

归化新规惠及国足选员 侯永永可代表中国队出战

正在举行的第70届国际足联大会表决通过球员转换会籍修改方案,放宽球员转换代表协会的限制要求。受此规则调整的影响,包括广州恒大队蒋光太、北京国安队侯永永等在内的入籍球员均能获得代表中国队参加国际比赛的资格。另外,江苏苏宁的特谢拉、武汉卓尔的埃弗拉等效力于中超俱乐部的非华裔外籍球员如果变更中国国籍,那么未来也将可以获得代表国足参赛的资格。

北京时间9月18日晚,国际足联在第70届全体代表大会上通过表决方式通过了由FIFA技术工作小组提出的“球员身份转换及(国际)参赛资格规定的修订案动议”。

规则修改客观上丰富了国足引进入籍球员的选择面,至于上述球员会否被选入国足,主教练李铁仍需要慎重斟酌,这对他来说或许也是一种“幸福的烦恼”。

“修订案”修正的内容非常突出。举例来说,按照修改后的规则,如球员曾代表原协会代表队(国家队)出场参加国际A级比赛不超过3场,那么无论这些赛事是正式比赛还是非正式比赛,该球员依然可以转换国籍、国际足联会籍,代表新的国家(或地区)会员协会代表队参赛。而现行规定显示,任何球员只要代表原会员协会代表队参加过一场正式比赛,就无法代表其他协会出战。据了解,相关规则调整内容的动议由佛得角足协向国际足联率先提出。

从规则调整来看,国际足联非常希望借此机会理清“球员会籍变更”的具体概念,尽可能减少因规则模糊不清引发的争议。例如,高拉特归化的问题就曾引发争议。不过,无论高拉特能否尽快变更会籍,此次规则调整都有利于丰富中国队引进入籍球员的选择。

2022年世界杯预选赛40强赛最后4场比赛已延期到明年举行,如果上述规则在今年9月18日第70届国际足联全体代表大会上获得通过,那么中国队只要有需求,中国足协就可以为蒋光太重新启动变更会籍申请程序,蒋光太也非常有希望在国足征战世预赛的关键期驰援球队。

北京中赫国安队的侯永永、被恒大租借给中甲昆山FC的萧涛涛,这两位入籍球员的情形与蒋光太亦有相近之处,他们也都可以依据新规获得代表中国队比赛的资格。

实际上,中国足协、中国队还可以进一步拓宽入籍球员引进的选择面。举例来说,效力于江苏苏宁队的巴西前锋特谢拉从2016年2月份正式加盟江苏苏宁队效力,至明年2月份就可符合在中国居住满五年的规定。

此外,效力于武汉卓尔队的埃弗拉、河南建业队的伊沃按新规则也都具备变更会籍的条件。富力的雷纳尔迪尼奥明年也将满足变更国籍、会籍的条件。

第一,这名球员代表原协会参加了任何级别(除A级赛外)、任何种类的正式大赛;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的足球正式大赛中的第一场全场或部分比赛时,他已经获得他所希望代表的协会所在国(或地区)的国籍。

第二,球员代表原协会参加了任何级别(除A级赛外)、任何种类的正式大赛;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的足球正式大赛中的第一场全场或部分比赛时,他尚未获得他所希望代表的协会所在国(或地区)的国籍;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的足球正式大赛中的最后一场比赛时,他尚未满21周岁;满足了规则调整涉及的其他规则要求。

第三,这名球员代表原协会参加了任何种类足球正式大赛中的一场A级赛;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足球正式大赛(含A级赛的任何级别)中的第一场比赛时,他已经获得他所希望代表的协会所在国(或地区)的国籍;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的足球正式大赛中的最后一场比赛时,他尚未满21周岁;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的足球国际A级赛尚未超过3场,不管是正式大赛或非正式大赛;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的足球国际A级赛最后一场时已经过去3年,不管是正式大赛或非正式大赛;没有参加过A级赛级别的国际足联世界杯赛或洲际足联决赛阶段比赛。

第四,这名球员代表原协会参加了任何种类足球正式大赛(含A级赛的任何级别)中的第一场比赛后,希望代表被吸纳为国际足联成员的协会出战的;未代表原协会参加任何种类足球正式大赛(含A级赛的任何级别)中的比赛,希望代表被吸纳为国际足联成员的协会出战的;代表原协会参加了任何种类足球正式大赛(含A级赛的任何级别)中的第一场比赛时拥有他所希望代表的协会所在国(或地区)国籍或者在被联合国大多数成员承认为国家后,并以合理理由很快获得该国国籍、希望代表该国协会参赛的。

第五,这名球员代表原协会参加了任何种类正式大赛中的一场A级赛;由于政府部门的决定、未经本人同意或违背其意愿而导致永久丧失国籍;拥有他所希望代表的协会所在国(或地区)的国籍。